455998.com

寒风凛冽 热战在小海坨山上(新春走基层)

发布时间:2019-01-24

工人扛着钢筋前往集散广场建造物承台。

“节点目标不能变,也不会变”

刺骨的寒风在海拔2198米的山顶盘旋,插在山顶驻地的温度计已看不清刻度;往下看,落差900多米、长3000米的高山滑雪中心雪道现出了大抵的轮廓,8条常设货运索道组成的空中运输“生命线”正源源始终把物资从山下运上来……在北京延庆小海坨山上,北京冬奥会国家幽谷滑雪中心跟国家雪车雪橇中央正在热气腾腾地建设之中。

深谷滑雪比赛专用雪道垂直落差达885米,最大坡度濒临70%,山地作业前提复杂,雪道建设教训欠缺……一道道关卡,被施工团队冲破。指着身后峭壁之间的塔吊,名目生产副经理袁超民自豪地说:“在这个海拔高度,架设这样一个大家伙,堪称前无古人。”

这座高50米、臂展75米的塔吊,可能覆盖半径70米、海拔高差近百米的施工区域。它不仅刷新了北京塔吊海拔高度的纪录,更大幅提升了高山施工材料运输效率。

截至1月初,项目部已完成全部临时货索的搭设、部分雪道的土方挖掘工作以及大部分附属设施的开挖和浇筑工作。

清晨7点,滑雪核心名目负责人张洁艰难地爬到海拔1250米的集散广场,测量雪道从属设施正在浇筑的混凝土出罐跟入模温度。“这两项温度对混凝土浇筑品德影响很大。”他说,山上的温度低至零下20摄氏度,混凝土短时间内就可能冻住,为保障强度,必须缩短运输时光,把出罐和入模时间正确操纵到秒。

北控京奥滑雪战队正在制雪。延庆赛区国度高山滑雪场中央要在今年10月具备造雪条件。北控京奥滑雪战队决定太舞雪场最陡的雪道作为试验和训练基地,主要任务是记录当时的气温等物理参数,制定一套适用于延庆赛区的雪道制作方法。